清明节回乡扫墓的时候,在路上看到了一片桐花,此时感觉离家越来越近。

求学之后就远离了故乡,工作之后随着买房、结婚、生子,一年回家的次数更是少之又少。


自新农村推行后,咸丰年间的祖宅化为一片之后,故乡也渐行渐远。

时长也会深夜失眠的时候,回忆居住了儿时成长的地方,青砖乌瓦、兽橼瓦当,每个屋子摆放了什么家具。

当然印象最深刻的还是院子里父亲栽种的几颗桐树,所载桐树并不是所谓的梧桐,而是泡桐,虽然一个「泡」字尽显其图,完全没有梧桐凤凰的雅致,名土自然命贱,却是一等一的好养活,载下即活,不用任何打理,甚至不用浇水。

刚种下的时候还嘲笑小树太低,随着时间的推移,已经比房子还高,几棵桐树基本覆盖了整个院子,可遮荫取凉。

Snipaste_2021-04-26_16-22-58.jpg

每个春天整个院子都会开满桐花,记忆里的乡村没有稀奇古怪的树,大多以泡桐、洋槐、杨树、榆树为主,坑塘边有寥寥额几颗柳树,其他的就诸如香椿树、楝子树、枸桃树、皂角树就很少了,至于果树就不用像了,以农耕为主的乡村,果园是很稀缺的存在。

很多人对于乡村的记忆大多是槐花和榆钱,但我总想起开满桐花的小院,满院都飘满了桐花的甜香,偶尔无趣的时候也会掰开一朵桐花,放在嘴里能吸出蜂蜜的味道,甚至背诵「夜来风雨声,花落知多少」的时候,我联想到的一直是桐花。

桐花是是春夏递嬗的标志,当桐花落尽,夏天也就来了。

儿时,光阴过的极慢,时间很长,如今匆匆一日,只为三餐糊口,再无闲情雅致春光里赏花看云。

人间最美四月天,最是桐花惹乡愁。

而今乡村已无,桐树不见。

桐树,终究成了故乡的桐花。